一次与朋友间普通的生日聚会,关闭了陈家前途大好的舞美指导之路,也开启了车祸受害者的地狱之门。昨天3个小时的庭审中,检察官首次播放了5段酒吧摄像头及道路监控拍下的录像资料,完整回放了陈家这次致命之行的全过程。他之前替自己辩解的种种理由,在录像画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凌晨3点37分左右

酒吧内摄像头拍摄的录像显示,当时,陈家和3个朋友进入酒吧。

凌晨3点47分之后

4人与其他朋友落座后,陈家刚开始显得比较节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家逐渐进入“状态”,显得非常活跃。他频频向朋友举杯,端起杯就一饮而尽,同时开始直接从洋酒瓶里倒纯酒喝,很少喝经过勾兑的酒。

凌晨5点27分左右

陈家等4人晃晃悠悠地离开酒吧,陈家一手拎着一瓶洋酒,先去把车开了过来,随后3个朋友上了车,他驾车离开。录像中可以看到,4人出门的同时,还有一名酒吧的客人离开,刚出门就打了一辆出租车,说明门口当时很容易打到出租车。

凌晨5点35分56秒

由永安里路口的监控探头拍摄,陈家的黑色英菲尼

迪,刚开始行驶在最外侧车道,突然间轧着白线冲到了中间车道,径直撞在等候红灯的白色菲亚特后面陈家车祸案,紧接着撞到639路公交车后被迫停车。

凌晨5点36分左右

此段录像是从相反方向拍摄。撞车后,陈家和3个朋友从车里下来,没有去看菲亚特,而是一直呆在陈家的车旁商量对策长达7分钟。直到5点43分,陈家在薛某的陪同下,从容地走过人行道,打车离开现场,其间陈家扭头看了菲亚特两次。

■庭上辩解

自称“一直在躲酒”

陈家当庭为自己辩解说,当晚本来不想多待,打算早点回家免得第二天工作没精神,因此“一直在躲酒”,之所以点4瓶酒也是因为服务员向他推荐优惠套餐才购买的。但是录像显示,当晚陈家等人一共喝了5瓶洋酒,其间陈家共举杯17次,其中只有5次喝的是勾兑的酒,其余12次喝的都是瓶中纯酒。证据显示,这5瓶“帝王”牌洋酒酒精含量为40%,每瓶750毫升。

以为“撞得不严重”

当录像显示陈家肇事后并未查看菲亚特的情况时,法官问“你当时怎么想的?”陈家说,他看到菲亚特车旁有人,以为“撞得不严重,司机下车查看车”。

陈家说,当时他脑子发蒙,又有点难受,朋友赵某给他点了支烟,让他先去医院,由赵某留下处理现场。陈家回家待了一阵才去医院检查,身体没有异常。这时赵某打电话说菲亚特里的人都是“抬着去的医院”,他很害怕,又回家躲了起来。

怕被发现喝过酒

直到5月9日下午,警方找到陈家住址将其抓获。事实上,在交管部门接到的车祸报警电话中,没有一个是陈家或其朋友打的。

在此前对警方的供述中陈家车祸案,陈家承认自己躲起来是怕警察发现他喝了酒。虽然由于时隔太久,陈家被带回警局后的酒精测试通过,但警方根据其朋友证言等证据,最终认定他饮酒后驾车、超速行驶、违反交通信号,而且事故发生后弃车逃逸。

■焦点

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VS交通肇事罪

检察官与辩护人当庭激辩罪名

法庭上,检察官与辩护人对于陈家的罪名究竟应该定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还是交通肇事罪进行了激辩。

检察官认为,陈家在疲劳状态下饮酒驾驶、在城市主干道上时速已经达到110至121公里,而且不看交通信号灯,视前方车辆为无物,陈家作为一个已经有着6年驾龄的老司机,主动放任自己的行为,是一种对危害后果持放任态度的做法。

在事故发生之后,陈家第一时间与同车人串供,而不去查看伤者,并公然弃车逃逸,主观上已经不是过失,而是一种对他人生命漠视的态度,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间接故意。

同时,检察官还说道,陈伟宁一家夫妻恩爱、事业成功,还有一对双胞胎女儿,陈家对他人的生命公然漠视,已经伤害了社会的基本底线和基本良知。

辩护人则认为,应该以交通肇事罪对陈家定罪量刑。他说,陈家主观上属于过失,因为发生的危害结果也是违背他主观愿望的。事发时陈家刚刚结婚半年,既不仇恨社会也没有什么积怨,不存在危害公共安全的心理动机。而且客观上陈家在撞车的瞬间采取了打方向、踩刹车等措施,尽管他的行为违反了交规,但属于过失犯罪。

本版除署名外均为本报记者王秋实采写相关新闻北京长安街酒驾车祸案被告罪名成庭审焦点长安街英菲尼迪案开审 受害者索赔608万长安街醉驾案肇事者称走神 双方愿民事调解北京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案本周开审长安街车祸肇事者英菲尼迪司机被诉欠房贷长安街英菲尼迪肇事司机被追房贷长安街英菲尼迪车祸续:肇事司机被批捕涉危害公共安全罪 长安街肇事司机被批捕

更多精彩内容阅读登录京华网()

长安街酒驾车祸案疑犯案发前在酒吧举杯17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