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陈家酒驾案致2死1伤 双方达成庭外和解[组图]

英菲尼迪轿车撞了菲亚特轿车后,又撞上639路公交车。 记者 张沫 摄(资料图)

据记者17日下午了解到,北京陈家酒驾案即英菲尼迪车肇事案,双方达成庭外和解。2010年5月9日5时36分许,英菲尼迪交通肇事案主角陈家因酒驾超速酿成多车相撞并致两死一伤.17日上午,被告人陈家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受害人家属提出607.8万元民事赔偿要求。

相关报道:

原告索赔607.8万元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备受各方关注的英菲尼迪车主肇事案今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被告人陈家因酒驾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被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受害人家属提出607.8万元的民事赔偿要求。目前案件审理正在进行中。

据公诉机关指控,2010年5月9日5时36分许,陈家饮酒后超速驾驶英菲尼迪牌小型轿车,在北京市朝阳区东大桥路由北向南行驶至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路口,违反交通信号,直接撞上前方等候交通信号放行的菲亚特牌小型轿车,继而又撞向正常行驶的639路公交车左前侧。陈家弃车逃逸,事故造成菲亚特车主陈伟宁及6岁女儿珠珠死亡,陈伟宁的另一双胞胎女儿珍珍因不在车上,幸免于难,陈的妻子王辉重伤。

公诉机关认为,陈家明知酒后不能驾驶机动车,却违反交通法规驾车超速行驶,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陈家在本案中涉嫌四项交通违法,一是酒后驾车,二是闯红灯,三是肇事逃逸,四是超速行驶,以此为基础,检方对其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

据了解,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与交通肇事罪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交通肇事罪的刑期为3-7年有期徒刑,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刑期则为10年以上有期徒刑直至死刑。

去年11月25日,北京朝阳检察院曾通报,该院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将肇事司机陈家起诉到朝阳法院。但今年3月,朝阳检察院将此案上报到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北京朝阳检方此前曾表示,该案由朝阳检察院审理,准备起诉至朝阳法院。但由于该案件定性原因,根据刑诉法中有关于级别管辖的规定,案件级别提高,最终决定由市二中院审理。

《刑事诉讼法》中规定刑事案件一审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具体情况,分别为反革命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案件;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普通刑事案件;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因此,本案陈家面临的刑事判罚将可能会“升级”。基层法院对单罪的量刑上限是15年有期徒刑,而中级法院可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

目前,起诉书已宣读完毕,央视报道称,本案附带民事诉讼原告向肇事方提出607.8万元的民事赔偿要求。

英菲尼迪车祸案开庭(图)||北京晚报||邱伟||###

英菲尼迪车祸案开庭

本报记者邱伟 王鑫刚 摄

5月17日上午,在长安街上酒驾超速造成两死两伤的司机陈家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出庭受审。公诉机关认为,陈家明知酒后不能驾驶机动车,却违反交通法规驾车超速行驶,致两人死亡、一人重伤,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应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去年5月9日5时36分许,建国门外大街永安里十字路口,一辆黑色英菲尼迪轿车以时速近120公里的速度撞上正在等红灯的一辆白色菲亚特轿车陈家车祸案,菲亚特车上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此破碎:妻子王辉全身13处骨折,当场昏迷,她的丈夫陈伟宁和6岁的小女儿珠珠永远离开了人世。造成这起惨剧的司机陈家今年31岁,湖南省津市市人,案发前在北京做舞美设计工作。

上午9时20分,此案的被害人家属和被告人家属来到法庭,死者陈伟宁的老父亲作为附带民事原告人坐在了原告席上。在事故中被撞伤的妻子王辉没有出庭。事故发生后,每每提及,王辉都情绪难平,她现在想得更多的,是坚强地活下去,照顾好另外一个双胞胎女儿。

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受害方在此案中总共提起了600余万元的索赔要求,其中包括王辉日后继续治疗的费用。

北京陈家酒驾案致2死1伤 双方达成庭外和解[组图]

庭审现场

回忆酒驾他眼里含着泪水

9时30分,穿着号服的陈家被带上法庭,他头发剃得很短,隐约能看见头皮,与网络上陈家略显“浓艳”装扮的照片相比,整个人暗淡了许多,脸色显得十分苍白。走过旁听席时,因为贪杯害得别人家破人亡的陈家,曾试图寻找自己的家人。

坐上被告席,陈家依然面无表情,但在公诉人宣读起诉书时,过多的小动作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频率很快的眨眼、吞咽唾液时喉结明显起伏、不时抽动鼻子舔舔嘴唇。

去年5月9日凌晨,陈家在工体附近的一间酒吧为朋友庆祝生日。在酒吧,陈家喝下了一瓶名叫“帝王”的洋酒。到酒吧之前,他还在一个餐吧喝了小半杯红酒。法庭上,检方播放了陈家和朋友在酒吧包间内饮酒的监控录像。包间内摄像头拍摄的画面显示陈家车祸案,陈家刚开始喝酒时还比较节制,但慢慢地失去了控制。打开第二瓶酒后,陈家就开始开怀畅饮了,他频频举杯,一饮而尽。

公诉人说,几个人总共打开了5瓶“帝王”洋酒,这种酒酒精含量40%,每瓶750毫升,陈家在此期间举杯共计17次。对于录像证据,陈家只是强调说自己要了4瓶酒。

陈家当庭叙述说,他们喝完酒是凌晨5时,他没有多想,就驾车载着几个朋友离开了酒吧,车里开着音响,所有人都非常兴奋。在事故发生的前一个路口,陈家抢了一个灯,他向远处的永安里路口看了一眼,是绿灯,陈家没减速,也没有注意到路口处的一辆菲亚特轿车。这时,车上有朋友提出更换音乐。“车上的人一直在吼、逗,我就扭头和他们说话,当我转回头的时候,白色菲亚特就在眼前了。”陈家下意识地打轮,带了脚刹车,但撞车已无法避免。“撞上了一辆白色菲亚特车,又撞上了一辆公交车……”脑海中回放着这个噩梦般的场景,陈家的语言变得不再流利,扣在一起的双手不住搓来搓去。

“你不知道酒后不能开车?”“知道。”“那为什么还酒后开车?”“可能觉得自己驾驶没问题吧,忽略了……自己的行为非常不对,我真的是非常非常后悔。”一直低头陈述的陈家在回答公诉人提问时,习惯性地抬眼望天,记者此时发现,他的眼中竟然含着些许泪水。

事发后,陈家在现场没有过多停留。“当时撞得挺疼的,朋友说让我先去医院看伤。我就去医院了。”此后,陈家和朋友通了个电话,得知菲亚特车撞得很严重。“我知道自己闯祸了。我很害怕,就回家了。”当天下午3时,陈家走出家门的时候,发现警察正在楼梯间等他,陈家直接被带到了交通队。

发表评论